您现在的位置:一苇轩 > 专题指导 > 作文指导 > “风骨”作文优秀作文
文章浏览

“风骨”作文优秀作文

来源:网络  浏览:4016  下载:0  上传:2023-01-09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作。(60分)
  “风骨”的意思指顽强的风度、气质;写字、作画或作文的风格有个性、有力量。
  “风骨”最初是对文学作品内容和文辞的美学要求,以“风骨”来形容人物,大约始于汉末。此后“风骨”二字含义不断深化,到魏晋时期,一度达到高峰。人们认为,建安时期的作品,真实反映了现实社会,抒发了建功立业的精神,表达出壮志未酬的幽怨;魏晋时期的名士,各个才高八斗,性格独特,具有别样的人格魅力。就如专家刘强教授的观点:“就历史而言,魏晋是个乱世,王纲解纽、礼崩乐坏;但就文化而言,魏晋是个花园,价值多元、个性张扬、人才辈出,有道不完的剑胆琴心和名士风流。”
  魏晋名士的风骨会深深影响当代青年的成长。请结合材料写一篇文章,体现你的感悟与思考。
  要求:选准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套作,不得抄袭;不得泄露个人信息不少于800字。
  茶竹雕风骨,时代铸精魂
  金戈铁马、戎马倥偬的乱世之中,魏晋名士于竹林择一方净土,引酒高歌、放浪形骸,雕琢出了流芳千古的魏晋风骨,浸润着一代又一代中国人,也深深地涤荡着我们当代中国青年的灵魂。
  
  何谓魏晋风骨?在我看来,那是一种心系天下苍生的责任感,是一种“吞声踯躅不敢言”的忧愤,是一种个性飞扬、才华横溢的卓越,更是一种不向恶势力低头的铮铮铁骨……
  
  魏晋风骨之所以历经千年而不衰,为后人传颂,正是因为其蕴含着心系天下、高洁傲岸的精神内核,而这种品格无论在什么时代都能找到它适合的生存土壤,总与最卓越的灵魂产生共鸣。而在当今社会,优秀青年也应该是能与魏晋风骨同频共振的人。
  
  胸怀鸿鹄之志,炼就超然之才。魏晋名士无一不是胸怀大志,欲直上青云,只可惜,在那个黑暗的时代,他们始终等不来那阵“送我上青云”的东风。而我们当代青年,正生活在一个欣欣向荣的新时代,“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少了一分壮志未酬的郁闷,多了一分勇往直前的豪情,让魏晋风骨在当今时代绽放出更耀眼的光彩。
  
  点亮个性之灯,铸造时代精魂。“个性”从来不是随心所欲、肆意妄为,而是如魏晋名士一般彰显出自身独特的禀赋,让多元思想交相激荡,碰撞出多彩的火花,臻于“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且看当今时代有躬耕田园,守一方净土,传播中国故事的李子柒;有醉心科研、驾驭石墨烯的曹原;有投身考古、追随樊锦诗的钟芳蓉;也有专心跳水、惊艳奥运舞台的全红婵……他们无一不体现着自身的个性与才华,可谓是魏晋风骨在当代的重生。然而不同的是,他们所彰显的个性早已不再是魏晋名士那般走投无路后愁肠百结的释放,而是于时代舞台上自信张扬的绽放;个性不再是魏晋名士那般对时代的抗争与控诉,而是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劲动力。新时代成就着不一样的魏晋风骨,魏晋风骨也成就着这个崭新的时代。
  
  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鲁迅先生曾对青年寄予厚望:“愿中国青年都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愿当代青年都能以魏晋风骨浸润自己的心灵,不坠青云之志,不效穷途之哭,唯以自信自强之心、超然不拔之才,在时代舞台上开辟一片属于自己的竹林,让风骨恒芳,让精魂永铸!
  以剑作胆,以琴为心
  风骨,原是对文学作品内容和文辞的美学要求,转移于人身上,又是一番风味。
  
  面对王纲解纽,礼崩乐坏的时代,人的生命脆弱如草芥,而风骨却赐予他们顽强应对现实的力量。一刀落下,血溅满地,而那曲广陵绝唱,却悠悠扬扬,跨越千百年的沟壑。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也是愚蠢的时代;这是笃信的时代,也是怀疑的时代;我们什么都有,也什么都没有。”无论魏晋还是现在,我们都恍若生活在狄更斯笔下的万般变幻中,躲过政治的刀枪剑雨,却依旧面临着隐秘而深刻的挑战,风骨陷于媚骨的“围攻”,名人遍地皆是,称得上名士的却寥寥无几,摸索着前进,屡屡质疑张扬个性如同长满刺的荆棘,唯有顶着千篇一律的脸,隐藏在茫茫人海,才能体会到被安全感包裹,理想与豪情似乎就在日复一日中被消磨殆尽。
  
  然而,历史总是公平地吹拂过每一个时代,吹去漫天黄沙,留下可贵的极少数。“当同辈的人都陷于时代的车轮下,那些幸免于难的人,不只因幸运,更因为信仰”。风骨,或许本质上就是种笃定的信仰,即便前路迢迢不可望,也不甘于停留原地;即使纵身一跃的后果不知是安稳落地还是粉身碎骨,依然坚定地迈出步伐;即使卖好求乖便可明哲保身,也要骄傲地昂首奔赴刑场,从以沉醉面对可怖现实的刘伶,从以《广陵散》告别人世的嵇康身上,我们便能明白,“竹林”从未消失,“竹林”即在人最深远的内心中。
  
  今日,有风骨者也不稀缺。写出“再低微的骨头里也有江河”的陈年喜,在矿山中炸裂的,是生命最原始的激情;吟诵“一个能升起月亮的身体,必然驮起过无数次日落”的余秀华,用文字来对抗的是无尽的苦难;赞颂“弱德之美”的叶嘉莹,以弱德扛起的是坚毅的人格。如罗曼·罗兰所言:“真正的英雄主义,是在看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又如尼采的超人哲学,用生命的强健去创造,风骨背后顽强的风度与气质,风格背后的力量与个性,便是起源于生命的韧劲。
  
  身处未有之大变局,诱惑、危机、风险并存于我们身侧,我们会怀疑,会害怕,会犹豫,但我们依然可以选择,可以选择怀揣那份英雄主义式的风骨,可以选择把怠惰、抱怨和习惯性的推托换为恪守、坚持与不妥协,可以走进那片生长千年的竹林,以道不尽的剑胆,说不尽的琴心,倾听一曲广陵绝唱。

1